揭阳市国开高起专专业2022已更新(滚动/信息)

读书有什么用?

这些对文学最狂热的人告诉你

东经110度2分,北纬18度5分。这是海天万顷之间一座绿色的小岛,像一块放在碧蓝器皿中的翡翠。

这座仅有0.41平方公里的小岛,地位却很不一般。

它是海南岛南北气候的分界线、汉族与少数民族的人文分界线,也是现在陵水县与万宁市的行政分界线。

所以,它的名字也很独特——分界洲岛。

如今,分界洲岛又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有了独特的一笔。

余华、苏童、西川、程永新、叶兆言、祝勇、欧阳江河、黄蓓佳……一群中国知名的作家和诗人来到岛上,读书、聊天、叙旧。

当然,最关键的是——谈文学。

这是一档外景纪实类节目,名叫《我在岛屿读书》。它由今日头条与江苏卫视联手制作,已经有了4.4亿的播放量,豆瓣评分9.1。

国家开放大学大专层次的学制要求为2.5年至8年之间,即要求考生至少就读2.5年,但不能超过8年未毕业拿证,否则考籍将作废无效。一般来说,除了医学类专业需要的时间较长一些之外,其他专业的考生多半都可在2.5年的时候就顺利毕业。报考国家开放大学的同学可以在学信网上查询到自己的学历,学历终身有效。部分地区开放大学是学分制,会为学生定制一些课程,学生需要将所有的课程全部通过,如单科课程不通过可以进行补考,直到所有的课程全部通过。

1

岛上有个书屋,作家们叫它分界书屋。

取这个名字,一是因为书屋坐落在分界洲岛;二是进了书屋后,就远离了身后那个嘈杂的、忙碌的世界,可以静下心来看几页书。

书架上是一排排一架架的书,足有五千多本。这些都是今日头条的读者们寄来的,从《唐诗鉴赏辞典》到文学名著,不一而足。

毕业生可以考研吗?国家开放大学学历教育毕业证书是国家承认的高等学历证书之一,在报考研究生考试时,其学历待遇等同于成人教育系列的高等学历教育毕业证书。9、毕业证书与学位证书是同时颁发吗?通常先颁发毕业证书,再颁发学位证书。因学士学位审核是在毕业审核基础上进行的,且审核流程周期比毕业审核长,所以学位证书的发放一般晚于毕业证书。

作家里,第一个上岛的是苏童,一副黑框眼镜下罩着浓眉大眼,头发剃得短短。他的小说《妻妾成群》就摆在书架上。

苏童是17岁考上北京师范大学,26岁写出《妻妾成群》的天才作家。三十年前,《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和第4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银狮奖。

第二个来的是西川。一位两侧脸庞虬髯花白的诗人。

在岛上,他多次高声朗诵诗意十足的句子。

“海岛带给我海浪、咸味、孤绝感;……在学生一般通过登录国家开放大学学习网点播和查看网上教学资源进行在线学习,利用论坛、网上直播和视频系统等网络交互手段与同学、老师进行学习交流,也可以根据教学安排到学习中心参加集中面授学习或小组学习。国家开放大学的学历证书不仅国内认可,国际上也承认。国家开放大学毕业生可登陆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学信网)查询,学历永久有效。国家开放大学每年分3月和9月两次注册,正式注册后由各学习中心组织开展教学。海边,每一块石头都是大地的尽头。”

80年代是中国诗歌的井喷年代。西川和海子、骆一禾三人并称“北大三诗人”,是中国现代诗坛最引人注目的风景之一。《在哈尔盖仰望星空》《寻找海洋》……他的诗在当时的中国高校,被无数人手动传抄,奉为经典。

一看到书架,西川就犯职业病,忍不住动手要给它们重新排定座位次序。谁和谁应该是一类,应该放在哪一个地方……那是他多年来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的职业习惯。

国家开放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以促进终身学习为使命、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以“互联网+”为特征、面向全国开展开放教育的新型高等学校。国家开放大学在教育部领导下统筹全国开放教育体系建设,办学网络覆盖全国城乡,并与政府有关部门、行业、企业、社区等合作,利用卫星、电视、互联网等技术渠道,着力建设终身学习公共服务平台,面向全民提供终身教育及服务,促进“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报名篇01国家开放大学的报名时间是?

他拿起沈从文的书:“慌慌张张,不必生活。”

不对呀?沈从文有这本书吗?他还在纳闷,旁边的苏童已经忍不住大笑。

——那本书叫《生活不必慌慌张张》!

第三个来的作家是余华。62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穿着打扮却颇随意——大墨镜、花短裤、沙滩鞋,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南海的沙滩上。

普通人很难看出,这个老头儿是中国当代最杰出的长销书作家之一。

余华的作品,是从一万颗牙齿开始的。年轻时,他在乡镇卫生院做牙医,但并不喜欢这个职业,于是辞职开始写作。

他想用文学改变命运。连续写了5年,一直被不停地退稿。邮递员最后连门都懒得敲,每次都把退稿从围墙外面直接扔进来。

终于有一天,他成功了。有了《许三观卖血记》《活着》《兄弟》……

尤其《活着》,已经重印了六百多万册,而且新冠疫情这几年印得格外多。它给中国人的生存哲学其中药学专业报名需提供从事与此专业相关的工作证明。会计专业因为电大这类专业毕业后,要想把工作做好,就要小心,同时能做好,这对女生来说非常适合,而且这个专业的学习难度不大。行政管理从事前台秘书、执行主任、执行主任、或科研部门工作,从事教学或科研工作。也可在各级企事业单位从事管理、宣传策划、秘书工作。人力资源管理专业不可否认,目前社会上大部分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都是由女生承担的,主要是因为女生适合这份工作和本专业的学习。,提供了一份深沉哀伤的样本。

苏童和余华都是许久未见,格外亲切,很快开始互相砸挂。

“就你当年给我写的信最无聊!”余华提起一桩往事:当年,苏童给他写信约稿,内容是:“余华兄,能不能给我们《钟山》杂志写一篇小说?……握手。”

结果他看完这封信,发现不对。在字里行间,有隐隐的笔画痕迹,显然是上一封信的笔迹透过来印上去的。

仔细辨认,发现是:“铁凝姐,能不能给我们《钟山》杂志写一篇小说?……握手。”一模一样!

国开只涉及学费,后续无其他额外费用(适合没有时间的考生~懂!!)4、考试简单,轻松毕业专科可报考专业社会工作、小学教育、学前教育、计算机网络技术(网络管理方向)、药学、电子商务、工商企业管理、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管理、行政管理、现代物业管理、水利水电工程智能管理、道路与桥梁工程技术、汽车检测与维修技术、大数据技术、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金融服务与管理、大数据与会计、现代物流管理

在场的人听完大笑:“……这不是群发短信吗?”

2

把这些人的人生联系在一起的最大公约数,是一本杂志。

杂志摆在桌子上,摊开着——《收获》,1957年的第一期,创刊号。

巴金、靳以创办的这本杂志,是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学双月刊。这份发行量最高达到过一百万份的杂志,是几代作家的摇篮。

一上来就是鲁迅的《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对中国小说历史的一次梳理。然后是艾芜的长篇小说《百炼成钢》、老舍的剧本《茶馆》,接下来是严文井、冰心、沙汀、刘白羽……都是可以写进中国文学史的名字。

《收获》有个特点:作者的名字都是手写体。那是巴金定的规矩,剪取作者的手写签名印在上面。杂志是人学,他希望呈现一些生动、带着人文气息的特点。

带这本杂志来到岛上的人,更是当代文学史的见证者。他的头发已经稀疏,但目光分外明亮。正如三十年前他站在巴金身边合影时一样。

程永新,1982年还没从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时,去《收获》实习,就留下了。一直做到今天,当上了主编。

余华的《活着》、苏童的《妻妾成群》、王朔的《顽主》、贾平凹的《高老庄》,程永新都是责任编辑。用苏童的话说,他是“我和余华成长道路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伯乐”。

用程永新的话说,编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欣赏,“作家写出好东西,要有一双眼睛去欣赏它”,其实是一个“审美的过程”。

其实,更重要的伯乐是上海巨鹿路675号,是《收获》杂志的编辑部。

“每一个中国作家在收获上发表作品,都是一个重要的脚印。”苏童说。

余华在一次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活着》这样的小说,在1992年没有其它任何一个文学杂志敢发表,除了《收获》。

“主要是有主编巴金。他女儿李小林胆子大。……李小林是这样一个态度,如果你这本小说她真的非常喜爱,哪怕是冒着被撤职的风险,她也发了。”

2017年,余华在纪念《收获》创刊六十周年的演说中还曾透露:

《许三观卖血记》准备发表时,巴金的气管已经切开,躺在病床上,李小林给他读了一遍。巴金吃力地点点头,认为应该发表,这样才发表出来。

可以看出,尽管巴金晚年的身体已经很差,仍然关爱着这些作家。

巴金说过,晚年的长寿是对他的惩罚。但正因为他的存在,《收获》和一批批作家得到了庇护。

《收获》还有一个传统。当年,《收获》的编辑以从来稿中发现优秀的新作家为荣,一旦发现好稿子,会整个编辑部传看。

直到现在,编辑们现在还继续发无名作者的好稿子;而不是像很多杂志那样,宁可发成名作家的烂稿子。所以作家们都有一个自觉:哪怕名气再大,也不把自己不满意的作品给《收获》。

余华曾经说过:

“巴金的长寿,让我们这一代作家有足够的时间,能够自由地成长。”

3

当年那些被关爱的年轻人,如今也老了。

这次在分界洲岛上,余华、苏童还邀请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当年先锋派小说的“带头大哥”,作家马原。由于身体原因,马原只能通过视频和他们聊天。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一起在鲁迅文学院上学时,除了文学不会谈别的话题。马原号称读过两千部左右的长篇小说,他们都很怀疑这个数字。后来作家格非去核实,发现马原居然能说出哪一部是什么出版社的,这才心服口服。

“我们这些人里就你见过巴金,我们都没见过。”

“是呀,想一想还是很激动,老先生还给我写了‘马原同志’。”

同样在《收获》发表过很多作品,余华、苏童、马原等人的老友叶兆言也来了。

叶兆言的祖父,是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叶圣陶。“语文”这门科目的名字就是他起的。叶家三代人都对文学无比热爱,也都在《收获》上发表过作品。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道特殊的景观。

叶兆言说自己是个书呆子,“我去哪里,都会去图书馆。看到书,我心里确实是比较高兴的。”

“在我们还不知道书是什么的时候,你已经阅览过你们家老爷子的书房了。”苏童插嘴。

“我祖父其实不藏书的,他的书谁都可以拿。真正对文学最狂热的是我父亲(原《雨花》文学杂志主编叶至诚)。”

叶兆言回忆说,在1978年,父亲光订各种各样的文学期刊,就能花四五十块钱。这个习惯影响了他,他家的电视柜底下,至今还收着满满一柜子的《收获》杂志,他不时还要看一看。

40多年前,学生时代的叶兆言、马原就相识了,两人写的小说都难以发表。叶兆言记得,马原会拿着退稿四处逛,很有先锋派作家的样子。

“对于写作者来说,先锋是一种姿态。真正的作家是特别孤单的,甚至孤独的。因为写作是独立性的。”

他至今记得祖父、父亲坐在写字桌前的样子,一写就是七八个小时。

“写出来不重要,成名不重要,坐在那儿的背影很重要。我现在也是这样写作的。”

一群60岁左右的作家、诗人、编辑坐在一起,聊唐诗、聊散文、聊类型小说,聊读书对自己的影响……当然,也聊彼此间的启发和交往。

余华深有感触地说,这次来以后,一个很大的收获是:一群多年相聚从不谈文学的人,又开始重新谈文学了。

比如谈到散文时,程永新总结散文的灵魂是自由。余华谈到,如果只是一篇散文,就太单薄了,散文背后一定要承载历史、文化、哲学、故事等更厚重的价值。

他想起了罗兰巴特的《埃菲尔铁塔》里的一句话,“在巴黎唯一看不见埃菲尔铁塔的地方,只能是在埃菲尔铁塔里面。”

“这是哲学家的表达。”程永新说。

在余华看来:

“读书的好处就是,让我知道自己是谁,让我接纳没有经历过的经历和情感。但这本书一定要跟你相遇。如果你没有感觉,那么你还没到跟它相遇的时候。”

他自己是35岁那年才第一次发现鲁迅。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家里一本鲁迅的书都没有。去买了一本,翻开《孔乙己》,一下就被震撼了。

《孔乙己》一开头就写了咸亨酒店的格局,写到孔乙己是唯一穿长衫、在柜台边喝酒的人。聊聊几笔,就把人物的尴尬处境交代了出来。“太牛了,这时候我才发现鲁迅多么了不起。”

这次来参加《我在岛屿读书》,对作家们来说,都是一次跨界的挑战。

本来,作家是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的。“大家都说作家是作品背后的影子,你把影子拉到现实中来,它跟你的想象肯定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不需要见作家。”苏童说,就像马尔克斯如果来到我身边,他的神秘感立马消失。

托尔斯泰如果来了,他会是一束光,不要走近我。

但这一次,作家们还是来了,走到网络平台和大众面前。但今天如果还躲在文字背后,那种生活是僵化的,所以不要躲在背后。

对于《我在岛屿读书》,本身也是一次跨界。

它最大的创新之处在于,不设固定环节、不设任务挑战,作家们只是坐在一起聊一聊,出去走一走。这让它在一众综艺节目中显得像一股清流。

与作家们相反,团队成员都读了大量文学经典,首先让自己变成半个书迷,这样才能对节目内容有更精准的把握,确保嘉宾们思考、分享的自然流露。

这也是《我在岛屿读书》受欢迎的缘由。如今,它在豆瓣上的评分是9.1分。在今日头条上,“我在岛屿读书”的话题阅读量4.4亿。

今日头条相关负责人曾经表示,《我在岛屿读书》是为倡导全民阅读做出的探索。希望用美景、好书和文坛老友构建起的阅读场景,唤醒更多人对阅读的向往。

节目制片人颜小可也曾表示,“一个读书类节目,评判它成功与否,就是你看完之后,是否有去翻开几本书读一读的冲动。”

从节目观众的反馈来看,许多人说,看完节目有一种想要阅读的冲动,有人看完后疯狂买了很多书。或许,这档读书节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高职高考要多少钱
日期:2022-12-28
责任编辑:郑慧英

关键词:专科在校读院校,高职扩招一般学多久,在校读高职扩招好考吗
有问题疑问,招生办老师在线咨询免费解答
最近更新
相关栏目